北海_南笙

【荒天】红糖

*群里的深夜六十分
*很短小的一个段子【】
*我用了五十分,只写了一千字,我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是篇甜饼,食用愉快!

红糖
现代paro
警察川×法医狗【大概】

    雪花总是在悄无声息中洒了满地。
    大天狗像往常的二十二年一样,撑着床板坐起来,脑内有一瞬间地放空。裸露的皮肤接触冰冷空气的感觉很快让他回了神,他转头望向落地窗的窗外,那里的雪仍然纷纷扬扬地飘落着,好像一幅画卷。
   但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就绝不能被美丽的东西迷惑太久。于是他穿着睡衣,拖沓着大一号的白色棉拖鞋,慢吞吞地移到房外。
   “早。”大天狗对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道,紧接着听到那人微小的一声回应,剩下的声音就全被鸡蛋下进油锅里的沙拉声覆盖了,叫人垂涎三尺的培根的肉香味也争先恐后地从厨房里涌出来,把清早过路的学生馋的驻足。
   待大天狗洗漱完毕,荒川已经早早地坐在桌边,百无聊赖地用叉子戳着盘子里松软的面包了。大天狗整整衣服坐在他的对面,低头——烘焙的火候很恰当的两条培根被夹在两片面包和嫩绿的菜叶之间,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而且那片面包上还被人用番茄酱画了一个红红的爱心。
    “爱心早餐。”荒川解释道,顺便从一边拿出一杯温好的红糖水,递到大天狗面前,“对了,记得把这个也喝了。”
    大天狗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慢悠悠地用叉子把绿色的青菜一根根移到荒川的盘子中,然后不动声色地讲那杯红糖水推远了些。
    那人有点哀怨地叹了口气,随后认命地把青菜送进自己嘴里。“青菜,我替你吃了,这杯红糖水你还是喝了吧。”他认真地看着大天狗,语气很温柔,“你解剖室那里气温低,容易胃疼,喝了,暖胃。”
    大天狗眼神复杂地看了看荒川,还是顺从地一口喝了下去。随后他蹙着眉,一片一片地分尸着那些培根,又很小口地咀嚼。
    换上熟悉的黑西服,从衣架上拿来叠的规规整整的深蓝方格领带,刚要围上脖子,领带的另外一端就被前一秒还嚼着培根的人抓住。“我来。”大天狗语毕,便动手打起领带来。
    “你总是对这些奇怪的事情感兴趣。”荒川轻笑道,“不过我也乐在其中就是了。”
    “不要一大早就说一些奇怪的话。”大天狗责备道,“真正的大义是不需要那些花言巧语的——”
     这句话后半部分的音节被荒川的一个吻堵住了,他只是很浅地在大天狗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勾住了那人的舌浅浅的撩拨。但这足矣让面皮薄的大天狗闭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嘴,顺便让他变成了大红苹果。
    “每次你说那些大义之类的令人烦躁的东西,我都想这么做。”他舔舔嘴唇,似乎实在回味这个吻,“红糖味的。”
    “……变态!流氓!白日宣淫!”那人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蹦起来,用手背快速擦拭着嘴唇,嘴上咒骂着。可是那弯弯的嘴角,却是被荒川尽收眼底了。
     明天也喂一杯红糖水好了,这样每天就有红糖味的恋人可以享用了。他想。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