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_南笙

出个号,走猫。
相伴长情37级账号,六星鸟3ssr
大天狗荒一目连。
辅助已升,目前够用,斗技上1600没问题,1800问题也不大,可刷魂十,觉醒十和魂十都已经过了。
六星御魂不少,详细了解可以加q 8.4.6.1.7.7.7.4.0.

开学啦好伤心不能玩了,暑假事情又多没怎么肝quq₍₍◡( ╹◡╹ )◡₎₎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Reddle:

嗯……前面的我觉得蛮有意思的,但是最后一个,我绝对不会这样写的,总的来说具体要怎么写还是看自己的风格……当然也要借鉴好的方法💪


寒鸦号扛把子阿樾: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我好歹也是个四十岁的男人了

顾璃依:

我好歹也是个四十岁的男人了


Written By 顾璃依




荒很明显地意识到,自家小叔叔最近有些怠惰了。


具体说来,是从小叔叔四十岁生日之后开始变化的。如果说之前荒川在荒的心目中是神一般的存在,那么现在,神不仅是自觉走下了神坛,还是撒着脚丫子往人间冲,一边冲还要一边嚷着“整天端着架子真是累死我了”。


比如现在,荒川已经提早下了班,窝在沙发上一边嗑着薯片一边看肥皂剧——西装领带?不存在的,有的只是一件大号宅T和沙滩裤,就差一副墨镜去外面晒太阳了。


等等,小叔叔,虽然我知道您没什么童年,六岁开始接受的就是精英教育,周末八门补习班轮流,初高中都是以第一的成绩考进去的,大学四年一半在公司一半在学校,接着在公司呕心沥血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处理事务,但这并不表示您一过四十就能丢了自己的偶像包袱吧?说好的榜样呢?再这样下去你的八块腹肌都要变成一块了!


荒绷直了后背把手里的报表拿给他看:“小叔叔,报表。”


荒川摆了摆手:“这种事情你看着办,我还信不过你吗?”


“今年的人事任免,有没有什么人需要注意的?”荒换了个方向。


“别少了我那点股东分红就行,别的和老爷子商量着办。”荒川倒了倒薯片罐头,里面的薯片已经没了。


“那今晚吃什么?”荒问道。


“嗯?油焖茄子怎么样?楼下那家的龙虾也不错,你要是想吃烤鱼咱们就出去……”荒川总算是提起了一点兴致,“还是说我现在去买?”


“荒川!”荒盯着起身穿着人字拖准备出门的荒川,终于忍无可忍喊了他的名字。


“我知道你的意思。”荒川耸耸肩,“可我好歹是个四十岁的男人了,四十就该退位让贤过老人家的日子了,在外打拼这种事交给年轻人去做不是很正常嘛。”说完极为潇洒地碰上门,晃着钥匙下楼去了。


如果不出意外,荒川大概会在半小时之后提着一盆小龙虾上楼,吃完饭一边把玩着核桃一边出去和人下象棋,或者在酒吧里和人点评在上面伴舞的女人哪一个盘顺条亮。


这对于荒来说,除了不可理解,还有不可容忍。


哪儿来的颓丧大叔上了荒川的身啊?这样下去他和荒川还能不能好好同居了啊?怕不是再过几个月七年之痒都过去了自己还得和荒川提一提分手了吧?


荒川和荒是恋人关系这事,说出去可能没人信。


两个人勉强算是一个家族的,一个是浑身上下透着对一切人没兴趣的性冷淡,另一个是整张脸上写着愚蠢的人类的高冷青年,他们俩能在一起的难度差不多相当于黛西和盖茨比*终成眷属,再夸张点,应该是乙女游戏的两个男主突然推翻原作搞基去了。


要不是荒在实习那年主动出击,荒川还轻飘飘应了一声“哦”,两个人就这么一路历经风雨到了荒川四十岁。听起来这坚若金刚的爱情真的就是耽美漫画了。按一般耽美发展这两个男主搞基之后应该是秀恩爱撒狗粮永远十八岁的,然而荒川直接甩出一张四十岁的牌,把整个耽美走向扭成了现实文学。


荒感觉到很颓丧,又不知道应该从哪说起。放在以前荒川怎么可能纡尊降贵去吃小龙虾,就是吃也得找个人替他剥壳放进盘子里,再往边上点缀点紫苏,他才肯叉上一个;可现在荒川甚至能够一边剥着小龙虾放进他碗里一边说“不自己剥壳是对小龙虾的亵渎”,顺便再来两瓶冰啤酒。


他曾经看过一本小说,其中的黑帮老大的人生目标就是去法国卖防晒油*,当时他还在想有哪个到达过权力顶峰的男人会随手就把权力交出去跑去卖防晒油;谁知道这种事还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都过了明路了的恋人兼老大连防晒油都不想卖,就想着做个甩手掌柜混吃等死。


荒现在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荒川,人生前二十八年他喜欢的就是一个自己脑内金光闪闪的包装出来的男朋友……虽然那个时候荒川确实就是牛逼闪闪的人物。


太惨了,他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他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充满了荒的童年少年青年,然后在他四十岁的时候,把圣衣和祥云扔了当猴子去了。


“叹什么气啊。”荒川搭上他的后背,“嫌弃我老了?我也四十了啊。”


“没有。”嫌弃你没有那时候的雄心壮志了。


“那就好,来吃烤鱼吧,小龙虾怕也是吃腻了。”荒川拍了拍他的后背,接着去厨房拿了两个碗出来,那造型怎么看都有点怂,委实没有川总的形象。


荒看了一眼桌上的烤鱼……算了吧,还不如小龙虾呢。






睡了一觉起来坐在镜子前面的荒还有点起床气,荒川已经做好了早饭,此刻正拿着发胶给他的头发定型。他干这事得心应手,荒觉得现在就算开口嘲讽他像个马仔荒川都能回一句“男人给自己恋人当马仔有什么可耻的”,没由来地更烦躁了。


“今天有什么安排?”荒川问道。


也就这时候荒还觉得荒川还是那个身居高位能治小儿夜啼的荒川,他思考了一下,报出荒川的行程:“上午有个董事会……”


“我是问你的。”荒川拍了下他的后背,“弄好了,吃早饭吧。”


“白天和你差不多,”荒扯扯嘴角,“晚上和以前的朋友吃个饭,不用你来接。”


然后荒川真就没来接。


还美其名曰“老年人不掺和你们的事”,荒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想,老爷子都六十多了还在一线奋斗,你一个四十岁的有什么理由退居二线。


身边的夜叉撺掇着还要去飙车做一回暴走族,车后面要坐着长发飘飘的姑娘惊声尖叫。荒拍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心说你们年轻人非得用这种方法证明自己年轻么?再想到荒川用来证明自己确实老了的办法,他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说出拒绝的话来。


他的生活一向向着荒川看齐,没遇到荒川之前清心寡欲钻研刻苦,十一点之前准时回家,洗澡吹头发睡觉,还真没有过车后面坐着个长发飘飘的姑娘的香艳经历——不,在荒看来这种事算不上香艳,一想到姑娘长发全糊脸上尖叫时头发可能卡嗓子眼里,荒的兴趣就下去了一半,而下去另一半的理由很有可能是会被请去喝茶或是担心中途出事。


但他还是没说出来,荒川都已经变了,他觉得自己是时候也稍微脱离一下“精英”的范畴,享受一点年轻人的疯狂。


“就知道你够意思。”夜叉一个电话就让家里人开了哈雷过来,带妹飙车的时候总不能用什么嘉陵钱江,何况是和荒一起。


“我不习惯SOFTAIL SLIM,”荒跨上车才如实说,他从夜叉手中接过头盔戴上。夜叉看出他的兴致缺缺,也不逼着他带妹子,一个口哨便开了出去,引得后车座上的妹子尖叫起来——不过夜叉开车的气势很不错,就是真开着嘉陵钱江,也能让人觉得这家伙在开哈雷。


荒握紧了车把,经典的旧铁风格,亮黑色和镶边车轮也是夜叉的审美,引擎发出低声的咆哮,荒一把追了上去,感受着风在脸上刮过。


“是不是很久没这么兜风过了?”夜叉扔给他一罐咖啡。夜已经很深了,后座上的姑娘到一半就下车回了家,两个人绕着风景区的湖边飙了几圈,最后停在了路边自动贩卖机的边上。


“是从来没有。”荒纠正他,也懒得管自己手里拿的是糖加得太多了的庶民咖啡。


夜叉自己喝的是啤酒,他灌了半瓶下肚,耸耸肩道:“没想到你不但没有童年,连逆反期都没有。”


“……”荒还真没法反驳。


“不过精英分子嘛,当然是没有逆反期的,”夜叉挤挤眼睛,“通常来说他们都挺记仇的,掌权了就到了逆反的时候,把以前得罪过他们的人大清洗了也说不定——不过这时候就不叫逆反期了,直接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那这种人……会有倦怠期吗?”荒把拉环拉开,晃着手里的咖啡。


“怎么可能。”夜叉把剩下半听啤酒喝完,“他只是放松,又不是放权,等到谁触犯了他的利益,最杀伐果决的那个你看是谁。”


荒沉默不语,脑子里飞快地转过荒川最近做过的人事调动……看起来荒川是真心实意想培养自己做下一任接班人,担心自己治不住下面还让老爷子投到了自己这里。不过荒也毫不怀疑,如果两人不是这个关系,他连老爷子这一关都过不去。


“还有件事要告诉你。”夜叉把啤酒罐子一扔,脸色难看起来。


“找你寻仇的?”荒问道,他并非没有看到靠近的黑影。


“你最好躲一下,我可不想被荒川寻仇。”夜叉按了按肩膀,“吃饭之前那家伙跟我打过电话,务必要把你毫发无损地送回去。”


荒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


虽说夜叉和荒两个人都有过格斗学习的经历,夜叉更是没少打过架,但两人都吃了没带武器的亏,夺到武器的时候已经免不了被砸出几点淤伤来。


夜叉送了对手一记膝击,他一向路子野,手上不知从谁那里缴来的棒球棍大开大合,直接把人击飞出去。荒手里的是蝴蝶刀,每一次他都得估计下手的力度避免造成人命官司,只能看见刀刃上的血丝一层又一层地加厚。


“你到底惹了多少人?”荒皱眉。


“我怎么知道,”夜叉做出一个击球的动作把对手的脑袋往边上一揍,“想弄死荒川的应该更多吧?”


荒本来想说“跟他在一起时我可没遇到过这事”,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总觉得说这话似乎有炫耀的嫌疑,又隐隐有点不安——


“砰”地一声枪响,荒下意识地侧身,身后绿化带里松软的泥地上出现了一个弹坑。


“卧槽居然还有人带这个!”夜叉和荒对视了一眼,摩托在刚才的混战里已经被人砸了个稀巴烂,冷兵器对热兵器,还是随手从对手那里缴来的,怎么想都是必败之局。唯一的好处是对方也同样担心着误伤,仅仅是围着他们不再进攻。


荒猛地意识到这群人的目标很可能并不是夜叉……而是他。夜叉那个级别的干架最多换来同等水平的械斗,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的事;用上枪甚至想要人命的……那是针对他。握着蝴蝶刀的掌心里渗出汗来,冰得他的头脑更加清醒。


荒已经俯下身来,小腿肌肉紧绷,调整着发动进攻前最合适的姿势。还原弹道轨迹,那个持枪的人会在哪一个位置……


“械斗还能遮掩过去,持枪械斗就不好说了。”荒川的声音自人群外响起,“不要轻举妄动,袭警只会让我们更不留情面。”


警笛声自远而近,证明荒川说的不是假话——从夜叉的反应也能看出来,他还有个老相好青坊主在警局工作,职位还不低——荒川确实是带了武器来的,他提着长刀,路灯的灯光下反射着冷厉的光辉。那把刀荒以前见过,他还以为仅仅是个装饰品。


持枪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荒川用的是带鞘的刀,随着他切入阵中如行云流水一般点在那些人的手腕上。说是点或许不太确切,从那些人痛得扭曲的面容上就能看出来,荒川用力不小。如果他用的是刀刃,怕是所有人的手都要切下来给荒谢罪。


“回家了。”荒川对着他伸出手,“夜宵吃小龙虾。”


他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说出这句话,身后的所有人都被彻底地无视了。


夜叉推了一把荒,荒愣了一下,抓住荒川的手走出了包围圈。出去的时候他看见了青坊主,那人的脸色也不好,想必不是因为没有抓住持枪的嫌疑人。


荒坐进车里,车里的冷气开得很足,不过比起刚才确实好太多了。


“本来想着还能轻松一点,等你可以接手公司了就彻底退位让贤,免得猜忌,”荒川松开刹车,“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你不来我和夜叉也能解决。”荒争辩道。


“到时候就少不了添点伤口了。”荒川点出这个事实。


“是你先不来接我的。”荒本来想转头去看窗外,车窗玻璃上倒映出荒川的脸,嘴角边挂着淡淡的笑。


路虎在路上一路狂飙,随着荒川的转弯插入车流之中,荒这才意识到荒川的车技也很不错——虽然这大概和荒川必修的那些课程有关——甚至可以说是能够去当个业余赛车手了。荒被推背感死死按在车座上,这哪里是没有过叛逆期了,这明明是天天都在叛逆期啊!什么四十岁的老男人,从骨子里这家伙就没超过十八岁!


“我好歹也是个四十岁的男人了,”荒川漂亮地一个漂移,“要是连爱人都护不住,真是白活了这么大年纪。”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主人公。


*《龙族》源稚生。



home:

一个博天的专摊,首发cp20~cp的摊位号和名字是i63源博雅迎娶了大天狗,【雅乐清风】合志场贩前六送特典挂件+海报,欢迎大家来cp的博天专摊买东西聊天回答问题拿无料~!

cpp收藏地址点我!

【他们只是朋友】漫画本通贩预售点我!

【雅乐清风】漫文合本通贩预售链接点我!!

我怎么会有LOFTER:

博雅的弓表示这本很有嚼劲♡

社会你叶总:

《雅乐清风》

网易阴阳师手游同人

源博雅×大天狗同人合志

规格:100p↑↓

定价:55r

特典:钥匙扣&狗毛

预售:四月

场贩:CP20

STAFF

主催:叶昭之

封面:八爪   封底:北尾芽 

文:雪球球 、青灯 、妄想症男子 、齐苦 

漫画:幻觉迷宫  、明矾 、相葉四毛

彩插:东方、博雅的弓、逆夏

大爷来玩吗☆

4月7日晚上八点预售噢←戳这里

【酒茨】我在公交车上遇见了奇怪的男人。

*虐梗。
*路人视角。

    万恶的星期一,万恶的早晨。
    我面无表情地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来挤去,进入到那个挤得像个沙丁鱼罐头一般的车厢中,深深地叹了口气。
    就是这样,我——一个普通人,扔进人群里找不出来的小职员的生活。每天两点一线,在公司看着老板脸色,在家里忍着老婆的唠叨,每天挤着公交上下班,也真是活的够累的呢。
    刚想叹气,耳边就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叹息——那是个长得很帅的男人,离我很近,可能是上车比较早,现在坐在一个塑料的车座上。他一头白发,皮肤微微有些小麦色,五官立体而分明,恐怕是那种小姑娘见了会心悸的类型。他穿的很庄重——黑色的西装上略施装饰,衬得他整个人的气质都稳重成熟起来。可惜的是他的一只袖子空空如也,让人倍感惋惜。然而他此时手上的动作却让人有些难以释怀:拿着我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化妆品——我总感觉在自家媳妇的梳妆台上见到过。他拿着那东西细细地往脸上抹,一点点盖住那深深的黑眼圈和满满的憔悴。半晌又拿出一瓶液体,往脸上胡乱的抹。
     那散发出的香气确实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乘客们皱着眉头打量着那个奇怪的男人——正在化妆的男人。
     “是娘娘腔吗?可惜了这张帅脸。”我听见有一位大妈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对旁边另一位大妈说着。
     “儿子,你以后可别整这些东西。”年轻的母亲揽着自己的男孩子,小声地对他说着。孩子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又被窗外其他景色吸引了过去。
     “哈,那男人可能是幻想自己是个女的吧。”年轻男人并不算低的声音贯彻了一个车厢,让人听得清楚。这一声终究是把那些闲言碎语都压了下去。我看到那个颇受非议的男人正在梳理白发的动作顿了顿,暗金色的眸子锁定了那个年轻人,散发着并不友好的气息。
     于是大家都闭嘴了,车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安静——或者说安静的有点过头了,整个车厢里回荡着广播报站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人们又趋于正常。他们似乎是渐渐忘记了那个奇怪的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了。
     但我没什么可做的,于是我仍盯着他。我看见他收了那瓶香喷喷的液体,整理了几下西装,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红色的纸——是请帖,大概还是婚帖,因为我经常参加这类应酬,几乎一眼就认得出来。封面上写着烫金的“喜结良缘”“白头偕老”等词汇,他抚摸了几下,便翻开了那份请帖。
    一对新人在正中央笑得刺眼,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神情。男方白色西服加身,一头红发很是张扬,笑的有些狂气,但绝对不让人感到不适。女方就相对温婉许多,黑发上别着纯金的头饰,手中拿着一片红叶——不知是不是道具。我听到他他深吸了几口气,似乎是在调控自己的情绪。他的眼圈红了,但他似乎仍旧在拼命地说服自己笑起来。他从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将请柬收回了包中。
      是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吗?那可真惨。我心里有些同情他,也突然明了,怪不得精心打扮,可能是为了压倒新郎的颜值吧。
     但他又从贴着左心口的位置掏出一张叠的很好的纸。可能有些年头了,塑料包住的照片微微有些发皱。他细细地抚平那些褶皱,又缓缓地展开——那是年轻的两个小伙勾着肩膀的一张合影。我眼尖地认出那就是刚才的新郎和这位男人的合影。那时候白发男人并没有失去手臂,五官与现在相差不远,正呲着牙笑着。红发男人的笑还是那么狂,不过稍微多了些稚气。大概是二十岁左右的光景。他看了许久,暗金色的眸子暗了三分,似有液体在其中旋转。仅剩的手掌轻轻描摹着照片上两人的轮廓,显得那么痴情,又那么哀伤与无奈。
          他装扮是为了不让那个红发男人察觉到他的疲惫吗?
          他在用另一种方式说:“我很好。”
     事情不像我先前想的那样,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感觉琢磨不清。我还没来得及细想,那照片已经被他攥在了拳头里。
     紧接着,他费力地用单手打开了公交车的窗户,攥着照片的手伸了出去,然后又松开——那照片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他站起身,挪到后门的位置。
     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一个男人也可以这么脆弱,他那么需要安慰,哪怕只是一句话。
     但我不会去安慰他,车上也没有一个人会对他说:“嘿,兄弟,你还好吗?”乘客们有说有笑着,各自做着各自的事。
     车停稳了,他从台阶上跨下去,很快消失在人山人海中。
     也会很快消失在乘客们的视线里,消失在我的记忆里,消失在那个红发男人的心里。
     我在公交车上遇见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但他很快会被忘记。


一小时速打,喜欢请点心。谢谢。

假条

中考弧四个月零十天。
抱歉,关注我的小可爱们w
暑假一定高产弥补回来!

近期计划

可能处于瓶颈期。
首先是手机坏掉就恢复了出厂设定,我的备份不知道怎么只备份了图片和软件,我存的写完的没写完的满满当当几MB的文就都没了。全没了。
写文都是写三千删四千的那种。看着每个字都不顺眼,每个词语都感觉偏离了人物原本的形象。
没有写《潜流》那篇时得心应手了。
回顾了以前的作品,感觉以前的文果然还是很随便——真的很随意,想到哪个词用哪个词,想到什么情节就硬往里塞。就连说是爆肝的那篇潜流也是,很随便。所以现在看来真的很感谢认同我的小伙伴——因为我现在有点无法认同自己写的东西。
不是不想写,而是不敢写。
因为一动笔,就会感觉很强烈的不适。
博天的一篇连载写到第三章,但昨天都被我删光了。
因为捧着手机五个小时,最后的字数少了一百,但读起来更没有感觉了。
读自己的作品没有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感觉单纯的在看一篇文。
三次元的事情也很让我头疼。我的年龄可能比大家想象的要小很多,但也有自己的压力。
可能会有酒茨酒的一篇产出,那篇可能读起来比较晦涩。给小伙伴看了,他说他能看懂,但接下来就问了我几个我觉得显而易见的问题。于是又改,凭空多出好几百字,害怕别人读不懂我写的东西。
其实一切疑问都被我藏在了细节,人物多说的几个字就已经回答了整个问题。
在这篇文里,酒吞是高智商的设定,经常通过推理得出一个人说话的真假,或是一些信息。他被钢筋和混凝土块砸倒了——和茨木一起。
又由于茨木的庇护,他没有死去。
但他忘记了茨木,只忘记了茨木一个人。
接下来的剧情先不说。因为我觉得一些设定需要删改。
总之,感觉每次经历一次瓶颈期,就又能发现一个新的自己。
只是说说自己最近的状况,很久没更文了,对不起我寥寥无几的fo。
但既然你们肯fo我我肯定要对你们负责对吧。
不想传递负能量,所以应该会删。不知道什么时候删,想起来再说吧。



就连这段话我也删改了数次。
哦,药丸。

【博狗】潜移默化。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1452989287657

我给lof审核跪下行不行??

就是检测一下,大家能不能看到这篇文字,我好像发完那个社会主义的就被封杀了??博狗那篇文死活过不了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