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_南笙

【荒天】分流 小甜饼

今天写的四千字小甜饼,一发完。
*cp为荒川之主×大天狗。
*请不要在评论里撕cp。
*设定为23天狗×30荒川,七岁年龄差。
*现代,大概是警察川×法医狗
*日常生活,甜的。

1     一方生病
    荒川最近的心情一直不怎么样。
    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荒川手里捧着凉透的咖啡,不知第几次向门口看去。似乎是为了回应他过于殷切的目光,那门终于“吱呀”一声开了。年轻的白发男人拿着深蓝色的雨伞走进门来,在身下昂贵的真皮地毯上流下一串水渍。他看到瘫在沙发上的荒川,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唇抿成一条坚硬的线——像他平时那样。
    荒川不是很满意恋人的表情。他仔细端详着来人,大天狗似乎又白了一个色号——不,应该用病态的苍白来形容。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荒川恍惚间感觉他好看的锁骨更明显了,真是可怜他花了那么大的功夫才把大天狗喂胖一点点。大天狗知道自家恋人的不满,但他也无能为力:最近的案子又多又杂,好歹以前他还能在尸体堆里吃个饭,最近却连放下解剖刀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了。“你今天吃饭了么?”荒川的声音幽幽地传来,颇有几分怨念。“吃了,就是最近没怎么睡而已。我一点也不饿,真的。”大天狗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除了近三天没有合眼外,他的胃里也空空如也——上顿饭也许是在昨天早上吃的一点速食饼干。不过他确实不感觉饿,可能是物极必反吧。荒川不傻,他自然知道大天狗在说谎,但他又无可奈何,在工作上,大天狗意外的执着,美其名曰“为了世间的大义”。他叹了口气,凑近大天狗,趁那人发呆之际一把将人横抱起来,随后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睡吧,总之先歇息一会儿。”大天狗很安心地在荒川怀里闭了眼睛,在荒川怀里他总能觉得很开心。再说他的精神过度紧张,确实该睡一会儿了。
    可能是刚闭上眼,怀里人的呼吸声就平稳了起来。荒川确实感到心疼,但他也不能帮恋人分担什么。他小心翼翼地将人放到卧室的床上,随后又几乎垫着脚尖离开了。
    大天狗醒来时,觉得比不睡更糟糕。似乎将近一周的疲惫都涌了上来,他的眼皮很沉重,但胃疼得厉害,隐隐地下坠,又伴着撕裂般的疼。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干得厉害,脸上似乎也烫的可怕。他哑着嗓子喊了一声荒川的名字,随后就看到一个系着粉色围裙的男人笨拙地端着一碗粥,推开门向他走来。没有眼镜,大天狗眯着眼睛看清来人,隐隐地有些想笑。那个粉色的围裙是荒川买的,他本来想让大天狗穿给他看,可能对荒川而言这是一种情趣play。但大天狗死活不同意,再者说他俩都忙,天天叫外卖,属于八百辈子不做饭的主,于是它被理所应当地压了箱底。此时荒川却围着它,也算是物归原主。荒川手里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估计是自己煮的,颇有些贤妻良母的势头。“饿了吧。”荒川搅着那碗粥,“我煮了瘦肉粥。”其实我现在胃病犯了,真的不适合吃肉。大天狗想,但话滚到嘴边,又变成了简单的两个字:
    “喂我。”
    荒川似乎楞了一下,在他的印象里,大天狗总不肯服软——无论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中,只有在和他单独在一起时才会表现出温柔的一面。但通常情况下,这种温柔总会因为荒川有意无意的作死而转瞬即逝。所以当大天狗说出这句疑似撒娇的话的时候,荒川很想跑出去看看太阳有没有从西边出来。但他忍住了,以及将盛满粥的勺子移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吹凉,送到那人嘴边。大天狗抿了一口,淡的出奇,几乎没有味道,但他还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好吃。”“骗人吧你就。”荒川轻笑道,“我什么水平自己还不知道。”大天狗就不再说话了。
    这样一勺一勺的,一碗粥就见底了。放下碗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大天狗的手,荒川这才后知后觉地觉得眼前这个人好烫,似乎要燃烧起来一样。“你发烧了。”他似乎毫不惊慌地起身拿来药剂和冰毛巾,但大天狗却看出了他动作的急促,他是真的担心自己啊。有这样的认知,大天狗的嘴角忍不住地上翘,他也是有人关心的人了。
    荒川拿来的药片味道真的不好,大天狗有些费力地忍了忍才没有把刚咽下去的药片尽数吐出。荒川知道他的烦恼,于是一低头就吻上那人的嘴唇。一个深吻把大天狗弄得迷迷糊糊的,他隐约觉得药片也没有那么苦了。回想起刚才的经历,他还是忍不住不好意思起来。看着恋人脸上两朵更深了的酡红,荒川自然也是看了出来。“什么都干过了还害羞。”荒川嘲笑道,然后不出意外地收获了一个眼刀。大天狗没好气地说了声“闭嘴”,但还是止不住那张烦人的嘴不断的吐出越来越限制级的话。于是他干脆吻了上去,伴着一种不服输的劲头。荒川热烈的回应起来,很快反客为主,最后还是大天狗推开他,两人才结束了绵长的吻。“睡吧。”门轻轻关上,大天狗摸摸嘴唇,在心底暗暗地戳了一下名叫荒川的小人儿,才心满意足地睡下了。

  2    约会(吐槽对方审美)
    难得的闲暇时光。
    大天狗委婉地向荒川提出“要出去走走”的要求,荒川自然知道恋人是想和他约会——实际上他也早想如此了,只苦于二人都没有时间。于是两人在前一天晚上订了电影票,早早睡下。
    第二天早上,不,实际上是凌晨五点,大天狗就醒来,再也睡不着了。他不想承认他有点兴奋,但他确实很期待。于是他转了个身,正对上荒川那双睁得很大的眼睛。
    好吧,既然大家都睡不着,不如提早出发。
    虽然电影票是在下午。
    大天狗脱了睡衣,打开衣柜,里面是清一色的各种款式的白衬衫牛仔裤的搭配——都是荒川买的。天有些冷,他就又外套了一件卡其色大衣。一切就绪时,他转头看到刚推开门的荒川,还是一身黑的搭配,格外的养眼。他手里拿着一条围巾,二话不说给大天狗绑到脖子上,随后牵着人出了门。
    两人坐上荒川那辆算得上豪华的车,然后荒川一脚油门就上路了。快到市中心的时候正值早高峰,堵了个水泄不通。所以说管他是多贵的车,遇上堵车的你照样被堵,时速两百迈?不还是被小三轮超。荒川差点扔下车徒步走过去,结果被旁边骑三轮的老爷爷教育了好久。
    终于脱离苦海时大概九点多,两人随便吃了点果子豆浆敷衍了一下,离电影开场还早,两人就开始瞎逛。街边有唱戏的,荒川老干部属性发作,想去看,就指了指那里,加快了脚步。途中路过一家服装店,荒川无视了过去,大天狗却顿了顿,牵着荒川的那只手发了发力。荒川叹了口气,跟着自家恋人头也不回地进了服装店。
    听唱戏的哪如听自家恋人的。
    服务员很热情的介绍着衣服,还要给推荐。大天狗说是要给旁边的人穿,服务员就推荐了几款长款黑色和蓝色的大氅。荒川试穿后确实很帅,弄得一旁的服务员和路人都直了眼,店里好几个服务员都来围观帅哥。但大天狗还是不断地摇头,谢绝了服务员的好意。逛了大半个店,都没大天狗满意的,他俩身后的人也散去了大半。终于,大天狗眼前一亮,摘下一件标价贼贵的黄红相间的碎花衬衫和一条绿色的喇叭裤,往荒川身上一扔,推人进了试衣间。旁边的服务员看着,嘴张得能塞一个西瓜。一会儿,荒川穿着那套诡异的衣服出来了,画风清奇,男神风范秒变男神经气场。大天狗摸着下把审视了一圈,最后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了。荒川面无表情地对那群目瞪口呆的服务员说,就这两件,包起来吧。
    心累,走出服装店的荒川穿回了那身黑,所以才不让他自己买衣服,又因为大天狗拒绝荒川审美买来的所有衣服,明明他穿着很好看,但他就是拒绝,还说“丑死了”。所以才会有那一堆的白衬衫牛仔裤,那是大天狗唯一接受的东西了。不过谁要敢说大天狗审美奇葩,绝对被荒川摁在地下打,最后起不来的那种。
    自家媳妇说的永远都是对的,你们懂不懂。
    电影开场是下午五点,两人买了一桶爆米花和两杯饮料就入了场。其实两人完全没看到底演的是个什么鬼,就是觉得“约会应该看电影吧”就订了电影票。电影开始后荒川才发现这是个恐怖片,说的是一个变态杀人狂连环杀人的故事,那尸体和血浆弄得电影院的一堆妹子大呼小叫,而荒川心里“凶手是那个教授”的答案早就呼之欲出,而那些血浆和尸体也根本吓不到法医大天狗,他很淡定地吃着爆米花,仿佛看的还挺起劲。“这片子还可以,起码有人维护大义。”大天狗说。不过荒川真的不爱看这种东西,他就挑过大天狗的下巴让他强行回头,黑暗中看不清大天狗的表情,他干脆吻了上去。如果有人愿意拍下来这一幕的话,画面一定很美好,我的意思是,忽略掉背景的那些令人作呕的内脏的话。
   正演到高潮部分,正义的化身主角正和变态先生对峙的时候,世界归于一片黑暗。他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冰凉的硌人的手手紧紧握住——那是大天狗的手,由于幼年的有些原因,他很怕黑,尤其是突如其来的黑暗。“我在。”他抱住人,听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也感到他加快的心跳,此时已经陆陆续续地有人拿出手机照明,大天狗也就不再害怕了,松开了那只汗津津的手。开始有影院的工作人员疏散人群,两人随着抱怨的人群出了影院,回了车里。刚打开车灯,荒川的眼前就被一片温和的米白色充斥——是大天狗的头,此时大天狗非常迫切地吻了上来,舌头有技巧地舔开荒川的唇齿,加深这个吻。荒川只觉得被他吻得邪火乱窜,按耐住心底的躁动,回吻了上去。
    

就是想发小甜饼。
如果有时间,分流会写成一个系列,有剧情的那种。
顺便净化一下全是对家cp粮的首页。
希望对家cp尊重一下人物性格,谢谢。❀.(*´▽`*)❀
喜欢请双击,用小红心淹没我,谢谢w

评论(1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