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_南笙

【信邦】轩内听雨

【信邦 abo 现代黑道?au】轩内听雨
*私设成山,文风黄暴并且很蠢,可能是清水
*甜
*正在努力不ooc
*ao配对,韩信/刘邦,斜线有意义。
*如果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暗恋者的眼睛会变成他喜欢的那个人的眼睛的颜色,只有被暗恋者看不到变色,不论谁告诉了被暗恋者,那么暗恋者的眼睛就会失明,直到两人相爱后亲吻,诅咒才会解除。
*背景是韩信单方面暗恋。
*写手觉得前面不太好吃而后面好吃,但前面是铺垫请大家耐心看完quq
1
  “众所周知,A市西区和东区一直闹得不太愉快。
  西区老大的名字几乎人人皆知——吕布,是强大的alpha中的佼佼者,领导着魅血阁。据说此人手段残忍,暴戾无情。而东区听雨轩老大的名字——”
  额,似乎并没有几个人知道。
  这tm就很尴尬了。因为我知道也不能写。
  而且为什么明明是黑恶势力帮会名字还这么文艺啊?!魅血阁听雨轩,这是什么名字啊喂?问题是,帮会名还真就叫魅血阁和听雨轩啊,并不是他自己中二发作啊?!
  一连串的吐槽后,电脑前的红发男子干脆泄了气,把姣好的面容啪地拍在键盘上,屏幕上立刻出现了许多乱码。右边白色头发戴单片眼睛的人闻声回头:“韩信,你论文写完了?”
  韩信不想抬头,声音听起来闷闷的:“社会实践论文到底怎么写啊老张良,难道还要把咱们具体怎么搞人的过程写上吗?”被称作张良的人扫了一眼他的电脑屏幕,随即忍俊不禁:“妈的智障,社会实践论文是让你介绍本市的黑恶势力的吗?我要是老师我都想打死你。”
  “他打不过我。”韩信抬头一笑漏出小虎牙,“他跟你一样都是omega。”而我是alpha。韩信在心中补充道。
  “omega怎么了,我是omega我自豪啊?况且现在性别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张良嘬了一口柠檬茶,“总会有那么一个两个omega啊beta啊跟老大一样变态。”
   张良口中的老大叫刘邦,真·西区杠把子,你没看错,这个叱咤风云,掌握着A市一半权力的人,据说是个omega。西区的小弟们说他根本没有发/情期,也有人说他已经被标记然后把自己的alpha囚禁起来,更有人说他做了变性手术……民间传说数不胜数,实际上连张良和韩信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情况,因为他们的老大似乎并没有发情期。本尊的行踪令人捉摸不透,而且形象隐藏的极好,也许你在大街上见过他——但你根本不知道他是刘邦。
  所以当刘邦出现在微机室左顾右盼的时候,似乎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很快他锁定了韩信和张良,大大咧咧地拍了那两人肩膀一下:“哟,说什么呐?朕怎么仿佛听到了我的大名?”“我们在讨论关于E=MC²的实际应用。”张良面无表情地睁着眼胡说八道。
   “我可不觉得雏儿这个理科笨蛋能听得懂你说话。”刘邦撇撇嘴,“我好像说过我不喜欢别人讨论我的性别。”这种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确实是他们老大没错了。
   正在韩信扶额,张良翻白眼之际,刘邦望着远处,用像问今天吃什么一样的平淡的语气说:“最近听雨轩出了点状况,我约了隔壁魅血阁老大吕布明天谈事。所以记得帮我报到。”韩信应了一声,随即问:“需要多少人手?”“不用。吕布也是一个人来。如果对面敢玩阴的,或者我实在有需要,我会打你的手机。”刘邦道。韩信望向刘邦的眼神有些不放心,而刘邦却撇撇嘴不以为然。旁边有几个学妹三三两两地走过,听到吕布的名字之后小声议论,随即被刘邦回头一个帅气的微笑闪到,随即红了脸。妈的撩妹能手,韩信想,他看向那些女生的眼神并不那么友好,不,其实是可以杀人了。女生们又被吓到,慌张离开了。贵圈真乱,另外妈的死gay。张良心想,并推了推他的黑框眼镜。
   没错,刘邦的左手——韩信,暗恋他的老大,然而这事似乎除了刘邦之外其他人都知道。你问为啥,每次打完架后嘘寒问暖,平时买东西拎这拎那,如果你说这不算什么,当有小女生向刘邦表白时,韩信那杀人的眼神逼走了多少小女生是怎么回事?就差没直接说“我爱你”了好吗?而且最重要的是,韩信那本来蓝的如同一汪湖水般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基佬紫了啊?张良也说,没想到老流氓在感情方面意外的迟钝,有时候暗示明显的他都想用那本小黄书敲刘邦的榆木脑袋,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装傻。虽然兄弟之间要成人之美,但是还是妈的死gay。来自张·河膳的眼神·良。
2
   一天过得很快,第二天凌晨四点,刘邦穿戴的声音成功把其他二人吵醒——您老是在穿衣服还是拆迁啊?衣柜被翻了个底朝天,最后韩信和张良看到的是一个身穿华丽西服也掩不住痞气的老流氓。用刘邦自己的话说,要在颜值上秒杀对手,为自己赢得气势上的胜利。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傲娇,但尽管如此, 他还是个老流氓。
   古有关羽单刀赴会,诸葛亮舌战群儒,今有刘邦……和隔壁大佬吃饭?
   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吕布今天穿的很别扭。
   身材魁梧的他今天穿了一身白金配色的西服,显得有点臃肿——但这是他心爱的女孩貂蝉为他挑的,他勉勉强强穿上,结果束手束脚,根本不像原来的自己了。而且他经过的路途中总有人捂嘴偷笑,这使得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所以当对面体型纤瘦的刘邦看到他这身装扮后哈哈大笑的时候,他的脸色更差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你的头拧下来。”吕布阴着脸对笑出眼泪的刘邦说,“然后再把你拦腰掰断。”但威胁可能对一个纯情高中生有效,但对一个老流氓来讲,一点作用也没有。
    “握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吕布没想到你喜欢这种衣服哈哈哈哈哈……大兄弟,你穿上,真的没有违和感我拿我的良心保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会儿让你笑不出来,吕布想。
    等刘邦好不容易笑够了,两人共同走进吕布旗下的一家高档餐厅点菜。吕布作为主人,自然要热情招待客人。
“松仁玉米,怎么样?”
“不要,太甜对牙齿不好。”
“辣子鸡?”
“太辣,上火。”
“……醋溜土豆丝?”
“太酸,我又没怀儿子我不爱吃酸的。”
“……鱼香肉丝总好了吧?都很适中。”
“啊,这个口味倒是正好。”
   正当吕布挤出笑容招呼来在一旁被冷落许久的服务员时,对面的人却说:
  “但是我不爱吃青椒。”
   吕布,忍住,要保持微笑,要努力变乔。
    吕布强忍住怒火,看着眼前神情轻佻的人,咬着牙对服务员说:“鱼香肉丝,别加青椒。”然而面前的人却伸手打断了吕布的话:“诶,别了,多麻烦,这样,我请吕兄吃顿美味,如何?”
3
    “这就是你说的美味?”
    吕布看着眼前人头攒动的麻辣烫路边摊,露出了难得的懵逼表情。
    刘邦一边很熟练地挑出各种食材,一边指导着吕布下锅煮串,道:“甜咸皆可,辣度自选,各种食材都有,最重要的是物美价廉,你说美味不美味。”说完从桌上拿走几个签子藏进背包里用来逃单。(麻辣烫是数签子算钱的哦)
    吕布一边心想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一边咬下了煮好的一串肉。
    莫名的好吃。
    两个穿着上万元高档西服的男人一壮一瘦,坐在路边摊吃一元一串的麻辣烫,其中一个还不时藏几个签子在包里,真和谐。
4
    “……对了,今天吕兄好像是找我有事吧?”刘邦一边又塞了一口鱼豆腐,一边看向同样吃的津津有味的吕布。
    “对,好像是有事。”吕布挠挠头,“但是又有点忘,算了,改天再说吧,对了,你帮我再拿几串牛肉。”
5
    于是当晚上十一点钟,张良和韩信一个在看电视,一个刚洗完澡在擦头发的时候,刘邦带着一身麻辣烫味回来了。他先是大喊一句累死了,然后仰天大喊:“张良!韩信!过来拿东西!”
    张良和韩信很听话的进了客厅,看见老大手里拿的黑包,张良很自觉地接过黑包,扛在了肩上。
   “握草,子房!别把它翻过来——”
    哗啦啦砰砰砰咔咔咔当当当。
    堆积成山的麻辣烫签子带着浓浓的麻辣烫味散落一地,甚至有一堆堆成了小山。
    张·被吓坏·良的下巴好像要脱臼了。
    韩信拉着浴巾的手不自觉松开了,变成了韩·赤果果·信。
    罪魁祸首看看张良,又看看韩信,随后眼睛不老实地看看了看后者的下体,咧着嘴说:“好鸟。”
6
    第二天,听说西区老大换人了。
    据说昨天西区老大啥事没做成还带着一身麻辣烫味回去的事被长老们知道了,他们很生气,生气到一怒之下换了领导,把吕布贬为庶民,拥护董卓上位。
    听到小弟报到这则消息的刘邦和韩信很默契地皱了皱眉头,早就知道这个董卓野心大,心狠手辣,为了得逞不择手段,而且情报说他和刘邦一样都是omega。而且今早董卓就派人在刘邦手下的店里搞事情,虽然被镇压,但毕竟是流血冲突,刘邦这边还死了几个人。
    “我觉得我得找他谈谈。”刘邦难得严肃地说。韩信欲言又止,随后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似的说:“我跟你去吧。早听说董卓这人太危险狡诈,我怕你吃亏……不,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我的意思是,我去了更有保障。我不是……怕你受伤啊……”
    刘邦一楞,随后笑的很舒展:“好啊。”
7
    还是熟悉的饭店,而酒席对面的人却换了模样。韩信被禁止入内,他用担心的目光望着刘邦。刘邦在进入房间与他擦肩而过时说:“别忘了,我有事给你打电话。”
8
   韩信心中其实是有点忐忑的。
   已经进去快半小时了,房门的隔音效果太好,他努力竖起耳朵也听不到一点动静。虽然他一点也不怀疑刘邦的战斗力,但他今天却总感觉莫名的糟心。于是他拿出手机看时间,结果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话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被人拔了,他刚想冲进房门,回头就看到十几个黑衣蒙面人拿着武器靠近他。
     糟了,韩信心想,没有武器,解决这些人需要点时间。刘邦,等我!
9
    当对面董卓人模狗样的给他盛满一杯酒时,他已经起了戒心。董卓看他怀疑,轻笑一声,端起自己的和他的酒各喝了一口,道:“你我都是生意人,不用搞那些背地里打枪的龌龊手段。”见刘邦喝了酒,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了生意划分的问题。
    但刘邦几乎就没听进去几个字。
    酒有问题。
    他感到身体中逐渐泛起一股燥热,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身下某个不可启齿的部位越发空虚。天知道他有多少年没经历过发/情期,似乎自从他打过那剂永久抑制剂之后就在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事情似乎开始脱离自己的掌控,他慌忙在桌下拨打韩信的手机,可却没有接通,当然再拨打别人的手机也来不及了。他透过眼前氤氲的雾气看到董卓那邪笑着的脸,看到周围涌上来的黑衣人,心中一凉。
    黑衣人扑上来,他本能的就是抬腿一脚,正中那人小腹,本该倒地的黑衣人只是倒退了几步,根本没有大碍。方才那软绵绵的一脚差不多用光了刘邦的所有力气,恐怕他再动一下就会当场倒下。他感到有液体从后面流了出来,周围混乱的alpha气息不断煽动着他,他就要立不住了。这具身体正迫切渴望着交/欢,渴望着在alpha的身下俯首称臣。
    “草/你/妈的董卓……”他嘴角勾着嘲讽的弧度,“卑鄙小人……”
     董卓无视了他的咒骂,摆摆手让两个黑衣人牵制住他,随后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你长得真的很不错。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酒里加了点料。嗯,怎么说呢,只对omega起效哦。另外,其实我是alpha。”刘邦的脸色很难看,他很久没这么狼狈过了。他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无耻……”但这句话比起骂声更像是害羞的调侃,尾音因为身体的原因而上扬,刘邦意识到什么,随后咬紧下唇,再也不肯出声。而独属于他的清香的桂花味已经飘满了房间。
    董卓看他的倔强模样,轻笑一声,说:“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政府拥护alpha……只要omega被标记,他所有的财产包括他自己都属于他的alpha。”刘邦闻言抬眼,已经知道了董卓的目的,惊恐已经写满了他的脸:“不……不要……”“但现在看起来你很需要我。”他嗤笑一声,伸手剥下眼前omega的黑色西服外套。刘邦极力反抗,巨大的屈辱压得他喘不过气,黑衣人已经放开他,他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却无法站起来逃开——alpha的气息将omega牵制得死死的。那恶心的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脸颊,他被激得浑身颤抖,眼中的生理盐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哐”的一声,门突然开了。眨眼间,房间里的几个黑衣人被尽数放倒,刘邦勉强地睁开眼,看到层层倒下的黑衣人尸体中只矗立着一袭白衣——就像堕落黑暗的天使,对残忍的恶魔作出审判。他逆着光,刘邦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知道那是谁。他很轻易地将董卓击倒——伴着蔑视的眼神和极大的仇恨,还有强大的alpha气息。直到房间只剩他和刘邦两个活人,他才收了浑身的戾气,蹲下抱紧地上的人:“对不起,我来晚了。”
    刘邦几乎要被潮水般的温柔融化,他自然看到了韩信身上脸上的大大小小的刺伤。他暗自呼了一口气,像是作了什么决定一样,认了命似的印上了韩信的嘴唇。
    “雏儿,我爱你。”
    刹那间,诅咒解除了,韩信清楚的看到刘邦的眼睛是宝石蓝,他楞了一下——而刘邦也不可思议地看到韩信的眼睛其实早已是淡紫色。
    原来,他们很早就爱着对方。可两人谁也不知道。
    认识到这点的韩信简直欣喜若狂,然而他当然没有忘记自己怀里还有一个发/情的alpha。他几乎忍不住要把刘邦就地正法,然而脑内最后的理智还告诉他,刘邦现在很虚弱,不能再经历这样的折腾了。于是正在他打算抱起刘邦时,刘邦却用自己的腿蹭了蹭韩信……暗示再明显不过,韩信只觉得脑子里的一根弦paka一声断掉了,随后,就是不可描述了。
拉灯(po主最近真的文力费,这文是一天赶出来的,真的炖不了肉了,以后有文再补上不要打我)
10
   从此之后,张良再也不用看自家老大和韩信明撕暗秀了——他俩已经变成了赤果果的秀恩爱。比如两人一起去改了行的吕布麻辣烫摊位吃麻辣烫,比如上班时间在男同事石化和女同事尖叫的时候舌吻,比如在食堂光明正大地喂饭play,比如每天晚上隔壁传来的奇怪声音。玛德死gay,我要搬家,绝对不睡他们房间隔壁。来自张·昨天又没睡好·良。
   啊,真是个美好的故事。
   顺便心疼张良

end

如果这篇文你还看着开心,请不要大意的用喜欢和评论砸死po主吧!所有的这些都是我的动力哦,我会产出更多更好的文的!(୨୧•͈ᴗ•͈)◞ᵗʱᵃᵑᵏઽ*♡谢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

另外我很怀疑这篇文能不能过审×】

评论(14)

热度(95)